不到半年的時間,移動直播忽然火了起來!為什麼會突然爆發?會不會只是一陣風?直播又會顛覆誰?他們又如何面對監管?…….帶著一系列問題,近日,第十一期虎嗅上道沙龍邀請到國內一批優秀的直播創業者及當紅主播進行了交流探討。

下面,我們一起看看他們都帶來了哪些乾貨!

龍珠直播助理總裁郭昊: 觀眾為什麼要看直播?

直播這種形式,可以帶來兩個本質:追究互動娛樂和追求真。

一個人在以往的時候看視頻需要更多的想象讓自己進入視頻的故事情景。但是當可以跟別人進行互動的時候,他對這個內容的要求就會降低。

直播是一個完全真實的過程。與人的互動交流是實時的。可以和主播、和同樣喜愛這個主播的人進行互動。互動是大家所需求的,所以大家願意用這個觀看、體驗去降低他對內容的標準。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PGC就會增加,而內容的成本就會大大地降低。

樂視花大量的錢去購買版權,去購買優質的內容,而可能在直播行業不需要。

未來兩到三年,會有兩到三家DAU超過2500萬至3千萬的視頻綜合網站,直播綜合網站,這樣大量的視頻可能會對我們進行收購,或者說我們其中的一家到兩家會成為像他們那樣的一個視頻機構,與此同時,會和中小平台進行合作、合併,在這樣的過程中,與中小平台進行一個垂直領域的戰略佈局。

金山雲的聯合創始人朱樺:做直播的技術門檻挺高

其實做在線直播非常難, 技術門檻挺高。 2015年的8、9月,我們和龍珠的同事發現市面上所有能找到的開源的方案,安卓端的適配率是40%,即有40%的安卓用戶看不了直播。 安卓系統對直播的支持很糟糕。手機型號不一樣,廠家不一樣,用戶不一樣,對這個東西的支撐點就不一樣的。這塊其實遇到很多問題,一個一個的有待解決。

主播推流的價格,以前在服務端是沒有的。這麼複雜的一個東西,全都是坑,接入的成本非常高。好不容易上線了,突然來了一個美顏,又要不斷更新。

安全也是問題,盜鏈的現象可能很嚴重,你的主播的內容被別人拿走,或者去分析,或者直接就放在他主頁上,反安全這塊也做起來。

此外,內容監管層面、牌照的問題,都是難點。當雲公司加入進來的時候,這個行業的成熟度和成長的速度非常非常快,單一做應用的廠商想要在這個產業上,有持續地保持產品技術能力上的優勢,這個變得越來越難了。

愛閃拍的CEO黃俊傑:怎樣從直播視頻中賺錢?

内文插图

Viscovery的BD模式,可以放在增值跟廣告服務上面,比如VR和AR,在直播的過程中,可以直接互動上去,及時的追蹤。直接把項鍊P到直播主上或把背景馬上換掉,道具的背後就是打賞就會有錢出來,或者甚至你只要微笑一下,就可以打賞個5塊錢。

可以把實體的世界跟虛擬的世界結合起來,讓真人去裝虛擬的物體,裝了之後,讓用戶直接需點,點了之後,比如說集滿一千個,馬上就有一個發回報。

從視頻變量中創造價值。我們現在跟搜狐、騰訊去談的可能是大家在看《太陽的後裔》,想知道宋慧喬現在身上穿的衣服,他的耳環是什麼,按暫停,馬上點一下宋慧喬,我就可以跟你講她身上有什麼衣服,穿什麼耳環,用什麼化妝品。這些都是智能圖象,或者是視頻分析帶來的改變產業的方式。

陌陌現場的主持人周姝涵:粉絲喜歡什麼?

除了跟大家直接互動,聊一些搞笑的事或比較流行的新聞,其實更多的是我的興趣愛好。

他們想近距離接觸你生活中的事情,比如生活中喜歡養花、養魚,養兔子,喜歡高科技的。大多數的人沒有那麼見過一個人那麼多的愛好,他終於在我的直播間里可以看到,所以他們才會喜歡我。

親和力特別強也是我和其他主播不一樣的地方。

圓桌環節,七大直播平台相關代表齊聚,分別是:優酷直播業務高級總監趙鼕鼕、龍珠直播助理總裁郭昊、金山雲的高級副總裁朱樺、愛閃拍CEO黃俊傑、Blued CEO耿樂、一下科技副總裁何一、虎牙直播首席運營官張海峰。主持人是虎嗅編輯馬偉民。

關鍵詞:直播火了

張海峰:消費升級,因為大家對內容的需求已經不滿足於通過視頻這樣的形式,所以對實時互動的真實性產生需求。其次是用戶的屬性的變化,網民從PC端轉移到手機端,手機端整個的鏈條更短、更容易了,所以更容易爆發。

何一:得益於技術的發展,直播這個技術在很多年以前就火了,只不過以前是電視直播。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讓視頻的拍攝成本低,流量成本也低了。同時意識形態覺醒,信息傳輸不再是由電視機、由老師、領導告訴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去表達自己,成為自己。

耿樂:火的不是直播,而是意識形態和社會的變遷,未來的科技可以讓每一個人可以去表達自己,是一個不可逆趨勢。

朱樺:中國人現在生活里單調的,長期被壓抑的需求,移動互聯網的到來,讓這個需求在短暫的時間節點里被瞬間的釋放。

趙鼕鼕:因為人們懶,發起直播和看直播的人都懶,都不想只坐在電腦前,像躺在被窩里,想坐在馬桶上,想坐在車上,所以移動直播就來了。這是移動直播火起來第一個是表象的原因,第二個內在的原因是因為移動直播確實顛覆了傳統的PC時代平台和女主播之間的關係。女主播不再依靠與工會和機構,可以自己發起直播。

Blued CEO耿樂:我們上線直播之後,效果特別好,日活數據直線上升,收入也遠遠地超出預期。那時正好在融C輪,本來C輪的進度比較滿,在談價格、條款,但是直播上線後,C輪的投資方特別著急,很快就把價格提上來,然後就盡快Close。過了一周的時間,我們的C+輪就進來了。

關鍵詞:激烈的擴張、燒錢、洗牌

張海峰:在最初的時候,資本投資進來會促進行業的快速發展。然後就會出現泡沫。不知道泡沫會什麼只有破滅,不知道會破滅到什麼程度。我們會堅決地跟進,不怕價格戰,但是可能不會去引領一個價格戰。

趙鼕鼕:作為平台我們心理特別難受,因為你們切的所有的頭部主播,全來自於優酷。因為我們沒有做直播這個領域,所以接下來新的一代的遊戲主播,可以在優酷做直播了。

張海峰:這個不算是搶你們頭部的東西。在主播的價值通過資本的方式來進行估值的時候,無論是漲還是跌,其實我們都是在商言商,都是規則的,但是實際上是行業內出現了大量的毀滅性質的,甚至是平台鼓勵主播毀約的一個情況。

關鍵詞:視頻網站顫抖了嗎?

何一:我覺得視頻網站沒有顫抖,是抖起來了。

趙鼕鼕:我們是開心的抖起來了,這塊我們終於可以賺到錢了。

何一:直播平台一類是平台型的,比如說我們的用戶既是有遊戲主播,又有美女,還有明星,可能還有健身達人,各種各樣的都有,這是我的用戶基數決定的。

另外一類就是垂直類的秀場直播、遊戲直播,也可以做出一個很好、很大的品牌。所以我覺得只是大家的定位有所不同,所以不月抖,我們以後可能會太開心的抖起來。

耿樂:直播可能對視頻網站的內容,多少會有一些影響,但網劇、網綜的爆發的時代,視頻網站會有新的增長點。直播會與視頻網站合作,聯合招商,等很多新的合作的點。

關鍵詞:探想未來

張海峰:第一個,我認為直播其實是一個技術的發展帶來的一個革命。他可能不僅僅是一個工具,他帶來的是幾個方向的影響。

影響一:內容呈現形式的影響,就是以前從圖文到視頻,然後現在有直播這樣的內容。

影響二:對人之間的溝通產生影響。視頻最初是從語音電話到了視頻電話,現在的直播技術是讓多人場景里視頻,所以實際上在溝通方式上產生了影響,最終會對社交產生了影響。

影響三:隨著遊戲直播用戶的培養。因為遊戲用戶原來是在二次元里就有虛擬付費的習慣,所以他產生了直播用戶以後,他們再進行打賞這樣的一個付費習慣的養成上,會變得非常的容易。

影響四:是一個變現的環節,我認為會影響到比大家想的更多的行業。他不只是對行業的垂直的影響,也許直播的客服後面隨便寫上一個互聯網的公司,都有可能產生一個顛覆。比如直播可能會把購物平台的格局產生一定的變化。對廣告行業,其實會產生顛覆性的影響。

所以直播對整個社會,給各行各業帶來的影響都比較巨大。這是非常長期的事情。

郭昊:電商可能會是未來直播的一個量比較大的增長的點。傳統的互聯網,各種營銷產品、包裝,推廣,變現的手段,都會在直播的這種大的工具框架內去被廣泛地應用,這個我覺得是未來毫無疑問的大趨勢。

黃俊傑:我覺得表現形式會越來越多,比如說我在國外有看到直播手術室開刀,醫生開刀需要教學。那他們現在已經可以戴眼鏡直播醫生是怎麼開刀的,這個其實是在未來教育、運動和醫療上都是有可能的。

耿樂:我有三個判斷,不一定準確。

第一,我覺得直播有可能會成為很多產品的必備功能,不管是社交產品,或者是像食品網站,或者是其他的一些電商網站,他可能會成為必備功能之一。

第二,我覺得視頻直播可能會有更多的玩法,還是有更多的可能,比如說切入電商,或者是不是可以顛覆視頻網站。映客未來沒有可能從直播切一些視頻網站的功能和內容,或者是切一些社交的屬性,我覺得都是有可能的。

第三個,我覺得未來直播行業會有一輪大的洗牌,資本撤出之後,強者生存,活下來可能還是一些競爭壁壘比較高的垂直領域。有可能明年的時候,已經不討論直播了,已經有了新的生態,那個時候,你會發現那個市場上400多家的直播,各種形態的產品已經死掉多一半了。

何一:每一年都有一個風口,從團購到P2P,再到O2O,再到今天的直播,但是本質來講,在每一個風口真正能活下來,活的好的並不多。所以今天要去做直播,可能面臨幾個問題。

第一,錢夠不夠。

第二,搶人的問題,人重要嗎?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帶著粉絲、流量。所以如果你沒有大的流量入口,沒有最夠的頂部資源,沒有足夠的錢去做直播這個業務,我覺得風險還是非常高的。

我認為確實是在垂直領域,可能有一些公司是有壁壘可以走出來。

第三點,我覺得未來直播可能會在兩年內,有一個新的格局,可能確實那個時候,我們不是在談直播。

QA環節:

Q:電商是可能會引入直播的一個行當,以你們來看的話,難道對於整個大健康領域,都適合用你們的直播嗎?是不是所有的健康品類都適合直播?

郭昊:第一,海淘在國外的時候去一些商場、逛奧特萊斯的時候,可以把他逛的過程直播出來,來證明他買的東西是真的的。也能看到一些個性化的東西。

第二可能是一些手工藝品,純個人製作的。

第三個,通過網紅的形式來開店,比如依賴於自己去做小咖秀的視頻、做微博的照片積累粉絲,然後在淘寶上開店。

何一:如果在直播的環境下可以賣避孕套的話,那我覺得賣其他的商品難度也不太大。關鍵是你怎麼樣去設計你的環節,而又不觸犯我們的底線。

提問:做移動直播,最核心的流量是從哪裡來?

朱樺:什麼是優質的流量入口,這件事情是需要被重新思考和定義的。流量本身的第一已經不同於以前了。所以,流量我覺得從創新來,就是新的形式會更多的產生流量。

何一:你需要有新的產品思維和結構,而不僅僅是在運營上創新,你需要的是產品的徹底創新,或者說你選到了一個更垂直的領域,還沒有人在做他。 比如說男同的直播。

Q:在未來互動直播與VR是如何結合的?

朱樺:特別遺憾我沒有找到一個特別好的VR技術的拐點。現在可能5分鐘之內就能做出一個VR的眼鏡來。但前提是得有內容,現在的VR內容製作的技術做的是太過於成熟了。

我目前瞭解到的情況,還是非常粗糙的,就是不足以做到真正所謂沈浸式、不眩暈的體驗。因為現在做VR技術突破的公司都是傳統的硬件公司,他們的局限性在於他的突破取決於業務本身的突破。

但是如果說這些東西在雲端,比如視頻的製作和VR視頻的製作能不能融合,可不可在雲平台上被釋放,幾千台、幾萬台的服務器在去做視頻的縫合勻速,如果這個被釋放出來的話,我覺得未來會是一個潛在的爆點。

我覺得未來VR是一個趨勢,我也會在這個上面投資很大的精力,但是AR這塊,我覺得至少要更長的時間。如果說VR的視頻尚且沒有開始出現,那VR還是稍微有一點點的遠的。

另外我認為VR這個模式本身不太適合互聯網應用的激活型。就是VR目前為止都是要戴眼鏡(設備)。你做過互聯網應用你會知道我們推崇的一個漏斗模型,最經典的是敞口和收口,這個模型當你加入了這樣一個東西的話,你的敞口即便很大,你的收口依然會很窄。這個有一個類比就是3D,3D技術其實已經非常成熟了,大家都去電影院看3D電影,但是實際上在家裡,我家裡買也是3D的,我們家一堆的3D眼鏡,基本上使用的頻率很低。

這就是我說的敞口非常大,但是收口非常小。最近在喊谷歌的一些技術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相關的裸眼3D,和裸眼的360度的視頻的一些產出。個人來說,還是非常興奮,特別期待在這個上面上能夠得到一些感觸。

轉載自虎嗅網,原文鏈接: http://www.huxiu.com/article/1473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