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年的时间,移动直播忽然火了起来!为什么会突然爆发?会不会只是一阵风?直播又会颠覆谁?他们又如何面对监管?…….带着一系列问题,近日,第十一期虎嗅上道沙龙邀请到国内一批优秀的直播创业者及当红主播进行了交流探讨。

下面,我们一起看看他们都带来了哪些干货!

龙珠直播助理总裁郭昊: 观众为什么要看直播?

直播这种形式,可以带来两个本质:追究互动娱乐和追求真。

一个人在以往的时候看视频需要更多的想象让自己进入视频的故事情景。但是当可以跟别人进行互动的时候,他对这个内容的要求就会降低。

直播是一个完全真实的过程。与人的互动交流是实时的。可以和主播、和同样喜爱这个主播的人进行互动。互动是大家所需求的,所以大家愿意用这个观看、体验去降低他对内容的标准。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PGC就会增加,而内容的成本就会大大地降低。

乐视花大量的钱去购买版权,去购买优质的内容,而可能在直播行业不需要。

未来两到三年,会有两到三家DAU超过2500万至3千万的视频综合网站,直播综合网站,这样大量的视频可能会对我们进行收购,或者说我们其中的一家到两家会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一个视频机构,与此同时,会和中小平台进行合作、合并,在这样的过程中,与中小平台进行一个垂直领域的战略布局。

金山云的联合创始人朱桦:做直播的技术门槛挺高

其实做在线直播非常难, 技术门槛挺高。 2015年的8、9月,我们和龙珠的同事发现市面上所有能找到的开源的方案,安卓端的适配率是40%,即有40%的安卓用户看不了直播。 安卓系统对直播的支持很糟糕。手机型号不一样,厂家不一样,用户不一样,对这个东西的支撑点就不一样的。这块其实遇到很多问题,一个一个的有待解决。

主播推流的价格,以前在服务端是没有的。这么复杂的一个东西,全都是坑,接入的成本非常高。好不容易上线了,突然来了一个美颜,又要不断更新。

安全也是问题,盗链的现象可能很严重,你的主播的内容被别人拿走,或者去分析,或者直接就放在他主页上,反安全这块也做起来。

此外,内容监管层面、牌照的问题,都是难点。当云公司加入进来的时候,这个行业的成熟度和成长的速度非常非常快,单一做应用的厂商想要在这个产业上,有持续地保持产品技术能力上的优势,这个变得越来越难了。

爱闪拍的CEO黄俊杰:怎样从直播视频中赚钱?

内文插图

Viscovery的BD模式,可以放在增值跟广告服务上面,比如VR和AR,在直播的过程中,可以直接互动上去,及时的追踪。直接把项链P到直播主上或把背景马上换掉,道具的背后就是打赏就会有钱出来,或者甚至你只要微笑一下,就可以打赏个5块钱。

可以把实体的世界跟虚拟的世界结合起来,让真人去装虚拟的物体,装了之后,让用户直接需点,点了之后,比如说集满一千个,马上就有一个发回报。

从视频变量中创造价值。我们现在跟搜狐、腾讯去谈的可能是大家在看《太阳的后裔》,想知道宋慧乔现在身上穿的衣服,他的耳环是什么,按暂停,马上点一下宋慧乔,我就可以跟你讲她身上有什么衣服,穿什么耳环,用什么化妆品。这些都是智能图象,或者是视频分析带来的改变产业的方式。

陌陌现场的主持人周姝涵:粉丝喜欢什么?

除了跟大家直接互动,聊一些搞笑的事或比较流行的新闻,其实更多的是我的兴趣爱好。

他们想近距离接触你生活中的事情,比如生活中喜欢养花、养鱼,养兔子,喜欢高科技的。大多数的人没有那么见过一个人那么多的爱好,他终于在我的直播间里可以看到,所以他们才会喜欢我。

亲和力特别强也是我和其他主播不一样的地方。

圆桌环节,七大直播平台相关代表齐聚,分别是:优酷直播业务高级总监赵冬冬、龙珠直播助理总裁郭昊、金山云的高级副总裁朱桦、爱闪拍CEO黄俊杰、Blued CEO耿乐、一下科技副总裁何一、虎牙直播首席运营官张海峰。主持人是虎嗅编辑马伟民。

关键词:直播火了

张海峰:消费升级,因为大家对内容的需求已经不满足于通过视频这样的形式,所以对实时互动的真实性产生需求。其次是用户的属性的变化,网民从PC端转移到手机端,手机端整个的链条更短、更容易了,所以更容易爆发。

何一:得益于技术的发展,直播这个技术在很多年以前就火了,只不过以前是电视直播。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视频的拍摄成本低,流量成本也低了。同时意识形态觉醒,信息传输不再是由电视机、由老师、领导告诉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去表达自己,成为自己。

耿乐:火的不是直播,而是意识形态和社会的变迁,未来的科技可以让每一个人可以去表达自己,是一个不可逆趋势。

朱桦:中国人现在生活里单调的,长期被压抑的需求,移动互联网的到来,让这个需求在短暂的时间节点里被瞬间的释放。

赵冬冬:因为人们懒,发起直播和看直播的人都懒,都不想只坐在电脑前,像躺在被窝里,想坐在马桶上,想坐在车上,所以移动直播就来了。这是移动直播火起来第一个是表象的原因,第二个内在的原因是因为移动直播确实颠覆了传统的PC时代平台和女主播之间的关系。女主播不再依靠与工会和机构,可以自己发起直播。

Blued CEO耿乐:我们上线直播之后,效果特别好,日活数据直线上升,收入也远远地超出预期。那时正好在融C轮,本来C轮的进度比较满,在谈价格、条款,但是直播上线后,C轮的投资方特别着急,很快就把价格提上来,然后就尽快Close。过了一周的时间,我们的C+轮就进来了。

关键词:激烈的扩张、烧钱、洗牌

张海峰:在最初的时候,资本投资进来会促进行业的快速发展。然后就会出现泡沫。不知道泡沫会什么只有破灭,不知道会破灭到什么程度。我们会坚决地跟进,不怕价格战,但是可能不会去引领一个价格战。

赵冬冬:作为平台我们心理特别难受,因为你们切的所有的头部主播,全来自于优酷。因为我们没有做直播这个领域,所以接下来新的一代的游戏主播,可以在优酷做直播了。

张海峰:这个不算是抢你们头部的东西。在主播的价值通过资本的方式来进行估值的时候,无论是涨还是跌,其实我们都是在商言商,都是规则的,但是实际上是行业内出现了大量的毁灭性质的,甚至是平台鼓励主播毁约的一个情况。

关键词:视频网站颤抖了吗?

何一:我觉得视频网站没有颤抖,是抖起来了。

赵冬冬:我们是开心的抖起来了,这块我们终于可以赚到钱了。

何一:直播平台一类是平台型的,比如说我们的用户既是有游戏主播,又有美女,还有明星,可能还有健身达人,各种各样的都有,这是我的用户基数决定的。

另外一类就是垂直类的秀场直播、游戏直播,也可以做出一个很好、很大的品牌。所以我觉得只是大家的定位有所不同,所以不月抖,我们以后可能会太开心的抖起来。

耿乐:直播可能对视频网站的内容,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但网剧、网综的爆发的时代,视频网站会有新的增长点。直播会与视频网站合作,联合招商,等很多新的合作的点。

关键词:探想未来

张海峰:第一个,我认为直播其实是一个技术的发展带来的一个革命。他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工具,他带来的是几个方向的影响。

影响一:内容呈现形式的影响,就是以前从图文到视频,然后现在有直播这样的内容。

影响二:对人之间的沟通产生影响。视频最初是从语音电话到了视频电话,现在的直播技术是让多人场景里视频,所以实际上在沟通方式上产生了影响,最终会对社交产生了影响。

影响三:随着游戏直播用户的培养。因为游戏用户原来是在二次元里就有虚拟付费的习惯,所以他产生了直播用户以后,他们再进行打赏这样的一个付费习惯的养成上,会变得非常的容易。

影响四:是一个变现的环节,我认为会影响到比大家想的更多的行业。他不只是对行业的垂直的影响,也许直播的客服后面随便写上一个互联网的公司,都有可能产生一个颠覆。比如直播可能会把购物平台的格局产生一定的变化。对广告行业,其实会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所以直播对整个社会,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影响都比较巨大。这是非常长期的事情。

郭昊:电商可能会是未来直播的一个量比较大的增长的点。传统的互联网,各种营销产品、包装,推广,变现的手段,都会在直播的这种大的工具框架内去被广泛地应用,这个我觉得是未来毫无疑问的大趋势。

黄俊杰:我觉得表现形式会越来越多,比如说我在国外有看到直播手术室开刀,医生开刀需要教学。那他们现在已经可以戴眼镜直播医生是怎么开刀的,这个其实是在未来教育、运动和医疗上都是有可能的。

耿乐:我有三个判断,不一定准确。

第一,我觉得直播有可能会成为很多产品的必备功能,不管是社交产品,或者是像食品网站,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电商网站,他可能会成为必备功能之一。

第二,我觉得视频直播可能会有更多的玩法,还是有更多的可能,比如说切入电商,或者是不是可以颠覆视频网站。映客未来没有可能从直播切一些视频网站的功能和内容,或者是切一些社交的属性,我觉得都是有可能的。

第三个,我觉得未来直播行业会有一轮大的洗牌,资本撤出之后,强者生存,活下来可能还是一些竞争壁垒比较高的垂直领域。有可能明年的时候,已经不讨论直播了,已经有了新的生态,那个时候,你会发现那个市场上400多家的直播,各种形态的产品已经死掉多一半了。

何一:每一年都有一个风口,从团购到P2P,再到O2O,再到今天的直播,但是本质来讲,在每一个风口真正能活下来,活的好的并不多。所以今天要去做直播,可能面临几个问题。

第一,钱够不够。

第二,抢人的问题,人重要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带着粉丝、流量。所以如果你没有大的流量入口,没有最够的顶部资源,没有足够的钱去做直播这个业务,我觉得风险还是非常高的。

我认为确实是在垂直领域,可能有一些公司是有壁垒可以走出来。

第三点,我觉得未来直播可能会在两年内,有一个新的格局,可能确实那个时候,我们不是在谈直播。

QA环节:

Q:电商是可能会引入直播的一个行当,以你们来看的话,难道对于整个大健康领域,都适合用你们的直播吗?是不是所有的健康品类都适合直播?

郭昊:第一,海淘在国外的时候去一些商场、逛奥特莱斯的时候,可以把他逛的过程直播出来,来证明他买的东西是真的的。也能看到一些个性化的东西。

第二可能是一些手工艺品,纯个人制作的。

第三个,通过网红的形式来开店,比如依赖于自己去做小咖秀的视频、做微博的照片积累粉丝,然后在淘宝上开店。

何一:如果在直播的环境下可以卖避孕套的话,那我觉得卖其他的商品难度也不太大。关键是你怎么样去设计你的环节,而又不触犯我们的底线。

提问:做移动直播,最核心的流量是从哪里来?

朱桦:什么是优质的流量入口,这件事情是需要被重新思考和定义的。流量本身的第一已经不同于以前了。所以,流量我觉得从创新来,就是新的形式会更多的产生流量。

何一:你需要有新的产品思维和结构,而不仅仅是在运营上创新,你需要的是产品的彻底创新,或者说你选到了一个更垂直的领域,还没有人在做他。 比如说男同的直播。

Q:在未来互动直播与VR是如何结合的?

朱桦:特别遗憾我没有找到一个特别好的VR技术的拐点。现在可能5分钟之内就能做出一个VR的眼镜来。但前提是得有内容,现在的VR内容制作的技术做的是太过于成熟了。

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还是非常粗糙的,就是不足以做到真正所谓沉浸式、不眩晕的体验。因为现在做VR技术突破的公司都是传统的硬件公司,他们的局限性在于他的突破取决于业务本身的突破。

但是如果说这些东西在云端,比如视频的制作和VR视频的制作能不能融合,可不可在云平台上被释放,几千台、几万台的服务器在去做视频的缝合匀速,如果这个被释放出来的话,我觉得未来会是一个潜在的爆点。

我觉得未来VR是一个趋势,我也会在这个上面投资很大的精力,但是AR这块,我觉得至少要更长的时间。如果说VR的视频尚且没有开始出现,那VR还是稍微有一点点的远的。

另外我认为VR这个模式本身不太适合互联网应用的激活型。就是VR目前为止都是要戴眼镜(设备)。你做过互联网应用你会知道我们推崇的一个漏斗模型,最经典的是敞口和收口,这个模型当你加入了这样一个东西的话,你的敞口即便很大,你的收口依然会很窄。这个有一个类比就是3D,3D技术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大家都去电影院看3D电影,但是实际上在家里,我家里买也是3D的,我们家一堆的3D眼镜,基本上使用的频率很低。

这就是我说的敞口非常大,但是收口非常小。最近在喊谷歌的一些技术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相关的裸眼3D,和裸眼的360度的视频的一些产出。个人来说,还是非常兴奋,特别期待在这个上面上能够得到一些感触。

转载自虎嗅网,原文链接: http://www.huxiu.com/article/1473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