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辨識技術今年大風行,科技大廠紛紛砸錢收購,但為何中國大咖創投,以及全球電商巨擘,同時看上的卻是一家來自台灣的小公司?

感謝商業週刊採訪

在網路上看到喜歡的商品,想知道哪裡有賣?拿出手機「喀擦」拍照,自動搜尋多家電商資料庫,不到一秒鐘,哪有賣、哪家店最便宜,立刻在螢幕上秀出來。讓京東商城等多家中國電商埋單,全球電商巨擘亞馬遜也認證列為技術合作夥伴。這項「拍照找商品」的獨門技術來自創意引晴Viscovery。

台灣創業力!網頁設計師跨足影像辨識

創意引晴(Viscovery)的客戶,從亞馬遜(Amazon)IBM,在三月獲得五百萬美元投資。影像辨識是近年科技創投的資金寵兒,去年一整年就吸引超過新台幣三億元熱錢。

第一代的網路搜尋是Google大獲全勝的文字介面;第二代的網路搜尋,蘋果(Apple)端出語音助手Siri驚豔全場,證明在萬事求快的時代,消費者渴求更便捷的搜尋方式。這也是影像辨識發展數十年後再度翻紅的原因,Google、百度、臉書等都想掌握第三代搜尋技術-不用打字、說話,拍張照就能找到目標!

不過,影像辨識的技術門檻非常高。就連Google也直到今年才推出手機專用的即時拍照翻譯功能;各廠商比的不僅僅是辨識準確度,還要比辨識速度,甚至,因為影像辨識的應用領域很廣,不同運用場景,關鍵演算法可能完全不同。

創意引晴執行長黃俊傑說,自己的競爭力是「商品辨識度」領先同業。據傳中國好幾位創投大咖,親赴台灣,造訪創意引晴在宜蘭的研發中心,確認技術確實領先中國同業一年,才敲定這樁投資案。

熬了五年的黃俊傑,終於等到讓創業概念成功的機會。

2008年,許多外籍白領在金融海嘯期間來台工作,一個點子閃過黃俊傑的腦海:「如果對著小吃攤的招牌拍照,就能搜尋到相關資料,老外應該很喜歡吧?」當時自己開網頁設計公司、營收上千萬的黃俊傑;毅然秉持這個概念參加資策會的創業比賽,雖然得了獎,卻因為技術不到位、客群不精準,第一次出擊鎩羽而歸,而他仍決定繼續投入研發資源。

沒有富爸爸,只能硬撐著頭皮燒錢。不但把本來賺的錢都賠進去,黃俊傑還一度背負超過兩千萬的債務。為了讓公司繼續營運,員工也要另闢財源,一邊研發影像辨識系統,一邊分神接App外包案。

堅持再撐一天就好,熬五年終有屈臣氏談合作

那是極痛苦的一段日子,黃俊傑掙扎著:「要繼續燒錢、還是要認賠走回頭路?」一路跟著他的老員工也很煎熬,目前擔任創意引晴研發經理的廖尉棋坦言,大家都曾數度想放棄,眼睛一睜開就想:「再稱一天,就不做了。」不過,蹲馬步練功反而成為最後勝出的關鍵。創意引晴陸續在台灣跟屈臣氏、安麗、中華電信展開合作。這些實驗性的合作案,雖然無法即刻帶來豐厚收入,卻在日後成為說服投資人的最佳推薦人。

創意引晴的前一輪投資者,Pinehurst Advisor合夥人陳仲璘回想初識黃俊傑的場景。「他的學習速度很快,而且是一個有誠信的人。」陳仲璘說,他探知黃俊傑在台灣的商業案經驗,才放心拿出人脈,帶他到各國敲門、找機會。

自豪技術贏過對手,但領先優勢時間只有一年

陳仲璘印象最深的是,一次黃俊傑要挑戰日本第二大電商KDDI,爭取與日本最大郵購型錄公司合作。雖然最後沒搶到訂單,但同樣的商品,對方辨識成功要花8秒鐘,創意引晴只要0.5秒;連龜毛的日本人都瞠目結舌,陳仲璘也更肯定創意引晴的技術有其價值。

當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展示著「臉部辨識」上網購物,與黃俊傑同時創業的影像辨識公司,也開始紛紛被收購、甚至公開上市,影像辨識技術的爆炸性成長就在眼前,黃俊傑等的風,終於來了。

陳仲璘認為,創意引晴已在台灣市場練兵多時。過去受技術與資金所限,多著重在商業合作案。現在億元資金到位,就該主動出擊,抓住中國的人口紅利、大力推廣自有產品。他估計,若能衝出千萬用戶,一年後公司估值就可望成長超過十倍。

不過,西進中國的台灣網路公司,交出的成績單多半不好看,創意引晴的技術領先時間又只有一年,黃俊傑坦言這場仗不好打。資金只是備戰糧草,讓他有資格上場打仗,他也將在台灣成立研發中心、持續保持技術領先程度。

逆風的時候低頭練功,才能在風來的時候展翅飛,黃俊傑一步步獲得亞馬遜等國際級企業青睞,對比現在急於成功、崇拜竄紅的台灣網路創業圈,創意引晴低調扎實的創業經歷令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