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辨识技术今年大风行,科技大厂纷纷砸钱收购,但为何中国大咖创投,以及全球电商巨擘,同时看上的却是一家来自台湾的小公司?

感谢商业周刊采访

在网路上看到喜欢的商品,想知道哪里有卖?拿出手机「喀擦」拍照,自动搜寻多家电商资料库,不到一秒钟,哪有卖丶哪家店最便宜,立刻在萤幕上秀出来。让京东商城等多家中国电商埋单,全球电商巨擘亚马逊也认证列为技术合作夥伴。这项「拍照找商品」的独门技术来自创意引晴Viscovery。

台湾创业力!网页设计师跨足影像辨识

创意引晴(Viscovery)的客户,从亚马逊(Amazon)到IBM,在三月获得五百万美元投资。影像辨识是近年科技创投的资金宠儿,去年一整年就吸引超过新台币三亿元热钱。

第一代的网路搜寻是Google大获全胜的文字介面;第二代的网路搜寻,苹果(Apple)端出语音助手Siri惊艳全场,证明在万事求快的时代,消费者渴求更便捷的搜寻方式。这也是影像辨识发展数十年後再度翻红的原因,Google丶百度丶脸书等都想掌握第三代搜寻技术-不用打字丶说话,拍张照就能找到目标!

不过,影像辨识的技术门槛非常高。就连Google也直到今年才推出手机专用的即时拍照翻译功能;各厂商比的不仅仅是辨识准确度,还要比辨识速度,甚至,因为影像辨识的应用领域很广,不同运用场景,关键演算法可能完全不同。

创意引晴执行长黄俊杰说,自己的竞争力是「商品辨识度」领先同业。据传中国好几位创投大咖,亲赴台湾,造访创意引晴在宜兰的研发中心,确认技术确实领先中国同业一年,才敲定这桩投资案。

熬了五年的黄俊杰,终於等到让创业概念成功的机会。

2008年,许多外籍白领在金融海啸期间来台工作,一个点子闪过黄俊杰的脑海:「如果对着小吃摊的招牌拍照,就能搜寻到相关资料,老外应该很喜欢吧?」当时自己开网页设计公司丶营收上千万的黄俊杰;毅然秉持这个概念参加资策会的创业比赛,虽然得了奖,却因为技术不到位丶客群不精准,第一次出击铩羽而归,而他仍决定继续投入研发资源。

没有富爸爸,只能硬撑着头皮烧钱。不但把本来赚的钱都赔进去,黄俊杰还一度背负超过两千万的债务。为了让公司继续营运,员工也要另辟财源,一边研发影像辨识系统,一边分神接App外包案。

坚持再撑一天就好,熬五年终有屈臣氏谈合作

那是极痛苦的一段日子,黄俊杰挣扎着:「要继续烧钱丶还是要认赔走回头路?」一路跟着他的老员工也很煎熬,目前担任创意引晴研发经理的廖尉棋坦言,大家都曾数度想放弃,眼睛一睁开就想:「再称一天,就不做了。」不过,蹲马步练功反而成为最後胜出的关键。创意引晴陆续在台湾跟屈臣氏丶安丽丶中华电信展开合作。这些实验性的合作案,虽然无法即刻带来丰厚收入,却在日後成为说服投资人的最佳推荐人。

创意引晴的前一轮投资者,Pinehurst Advisor合夥人陈仲璘回想初识黄俊杰的场景。「他的学习速度很快,而且是一个有诚信的人。」陈仲璘说,他探知黄俊杰在台湾的商业案经验,才放心拿出人脉,带他到各国敲门丶找机会。

自豪技术赢过对手,但领先优势时间只有一年

陈仲璘印象最深的是,一次黄俊杰要挑战日本第二大电商KDDI,争取与日本最大邮购型录公司合作。虽然最後没抢到订单,但同样的商品,对方辨识成功要花8秒钟,创意引晴只要0.5秒;连龟毛的日本人都瞠目结舌,陈仲璘也更肯定创意引晴的技术有其价值。

当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展示着「脸部辨识」上网购物,与黄俊杰同时创业的影像辨识公司,也开始纷纷被收购丶甚至公开上市,影像辨识技术的爆炸性成长就在眼前,黄俊杰等的风,终於来了。

陈仲璘认为,创意引晴已在台湾市场练兵多时。过去受技术与资金所限,多着重在商业合作案。现在亿元资金到位,就该主动出击,抓住中国的人口红利丶大力推广自有产品。他估计,若能冲出千万用户,一年後公司估值就可望成长超过十倍。

不过,西进中国的台湾网路公司,交出的成绩单多半不好看,创意引晴的技术领先时间又只有一年,黄俊杰坦言这场仗不好打。资金只是备战粮草,让他有资格上场打仗,他也将在台湾成立研发中心丶持续保持技术领先程度。

逆风的时候低头练功,才能在风来的时候展翅飞,黄俊杰一步步获得亚马逊等国际级企业青睐,对比现在急於成功丶崇拜窜红的台湾网路创业圈,创意引晴低调扎实的创业经历令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