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开年,谷歌AlphaGo贡献了人工智能界第一波热潮。继1997年的深蓝之后,再度引发人机大战的争论。在即将到来的3月份AlphaGo与九段围棋顶级高手李世石的决战悬念中,普通人也津津乐道地谈起那个老话题,计算机是否会超越人类?

在深信人类可能研发出超越自我的机器程序时,不少科学家发出深谋远虑的担忧。早在2014年,霍金就预言,接下来的100年,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可能意味着人类的末日。和霍金一样持悲观论调的还有不少科技大腕,例如Bill Gates和特斯拉CEO Elon Musk。Elon Musk早就提出过“AI是魔鬼”的论调,在他看来,AI就是人类的敌人,当他提到AI时他会说,“我们不要做蠢事情。”

即便大牌恐惧如此,短时间内,人类强大的脑组织很难被机器超越。3月份的韩国人机围棋大战,只击败围棋二段的AlphaGo赢面并不被人看好。中国围棋等级分第一人柯洁看过这次的棋谱后表示,以现在这个计算机的实力战胜李世石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5。AlphaGo的母公司DeepMind的创始人之一Hassabis也认为,AI到强大到造成严重的道德和生存威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的公司取得进展并不足以对人类造成威胁。

但AlphaGo正在突飞猛进,正如这次骤然引发的里程碑式欢呼,下一次惊人成绩不知藏在何时。无论是3月份AlphaGo与李世石的围棋比赛,还是终极人工智能程序的研发,留给科学和大众的都是未知。但撇开科幻想象的恐惧,现实中人工智能界已经为普通生活创造了很多改变,虽然人脑不可战胜,但部分人工智能技术已经超越人类的机能,例如眼睛。

虽然在下围棋这种逻辑严密、布局千变万化的比赛中,AI还很难打败具备千亿级神经元网络的人脑,但人工智能的其他领域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并进入商用化,例如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广告推荐。图像识别以及视频识别是人工智能走向商用的前沿产业之一,在认知图像方面,电脑已经具备比人脑更高的一致性。

图像识别的核心技术与AlphaGo相同——“深度神经网络”,这项技术可以轻松模仿人脑结构。2015年初微软亚洲研究院开发的计算机视觉系统,在ImageNet1000比赛中第一次超越了人类视觉能力。比如他们的计算机“之眼”,可以迅速认出画面中的动物,更高明的地方在于可从外貌特征上直接辨认出动物的具体品种,这是人眼所无法轻易达到的水准。

中国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成绩,并不逊于国际水平。大量科创公司迅速繁衍、崛起。Viscovery创意引晴研发的VDS智能视频探索平台,是视频识别领域先锋。基于巨量级的图片资料库,通过不同角度、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纹理的机器反复学习认知,可以轻松辨别画面中的内容,周杰伦的脸,千颂伊的衣服,跑男喝的酸奶,吴奇隆的手机,还有速度与激情的跑车。还能专门治直播app的“黄毒”。VDS大幅提升工作效率,解放人力,智能识别技术未来在广告、内容审核、大数据、安防等多领域都将大有作为,是人工智能实用化的成功案例之一。

转载自公众号“计算机视觉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