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開年,Goolge AlphaGo貢獻了人工智慧界第一波熱潮。繼1997年的深藍之後,再度引發人機大戰的爭論。在即將到來的3月份AlphaGo與九段圍棋頂級高手李世石的決戰懸念中,普通人也津津樂道地談起那個老話題,電腦是否會超越人類?

在深信人類可能研發出超越自我的機器程式時,不少科學家發出深謀遠慮的擔憂。早在2014年,霍金就預言,接下來的100年,人工智慧的飛速發展可能意味著人類的末日。和霍金一樣持悲觀論調的還有不少科技大腕,例如Bill Gates和特斯拉CEO Elon Musk。Elon Musk早就提出過“AI是魔鬼”的論調,在他看來,AI就是人類的敵人,當他提到AI時他會說,“我們不要做蠢事情。”

即便大牌恐懼如此,短時間內,人類強大的腦組織很難被機器超越。3月份的韓國人機圍棋大戰,只擊敗圍棋二段的AlphaGo贏面並不被人看好。中國圍棋等級分第一人柯潔看過這次的棋譜後表示,以現在這個電腦的實力戰勝李世石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5。AlphaGo的母公司DeepMind的創始人之一Hassabis也認為,AI到強大到造成嚴重的道德和生存威脅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的公司取得進展並不足以對人類造成威脅。

但AlphaGo正在突飛猛進,正如這次驟然引發的里程碑式歡呼,下一次驚人成績不知藏在何時。無論是3月份AlphaGo與李世石的圍棋比賽,還是終極人工智慧程式的研發,留給科學和大眾的都是未知。但撇開科幻想象的恐懼,現實中人工智慧界已經為普通生活創造了很多改變,雖然人腦不可戰勝,但部分人工智慧技術已經超越人類的機能,例如眼睛。

雖然在下圍棋這種邏輯嚴密、佈局千變萬化的比賽中,AI還很難打敗具備千億級神經元網路的人腦,但人工智慧的其他領域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並進入商用化,例如語音辨識、圖像識別、廣告推薦。圖像識別以及影音識別是人工智慧走向商用的前沿產業之一,在認知圖像方面,電腦已經具備比人腦更高的一致性。

圖像識別的核心技術與AlphaGo相同——“深度神經網路”,這項技術可以輕鬆模仿人腦結構。2015年初微軟亞洲研究院開發的電腦視覺系統,在ImageNet1000比賽中第一次超越了人類視覺能力。比如他們的電腦“之眼”,可以迅速認出畫面中的動物,更高明的地方在於可從外貌特徵上直接辨認出動物的具體品種,這是人眼所無法輕易達到的水準。

中國在電腦視覺領域的成績,並不遜于國際水準。大量科創公司迅速繁衍、崛起。Viscovery創意引晴研發的VDS智慧影音探索平臺,是影音識別領域先鋒。基於巨量級的圖片資料庫,通過不同角度、不同形狀、不同顏色、紋理的機器反復學習認知,可以輕鬆辨別畫面中的內容,周傑倫的臉,千頌伊的衣服,跑男喝的優酪乳,吳奇隆的手機,還有速度與激情的跑車。還能專門治直播app的“黃毒”。VDS大幅提升工作效率,解放人力,智慧識別技術未來在廣告、內容審核、大資料、安防等多領域都將大有作為,是人工智慧實用化的成功案例之一。

轉載自公眾號“電腦視覺研究室”